det365最快检测中心_det365娱乐_皇冠det365可靠吗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石红梅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复制链接]
61#
?楼主| 发表于 2019-9-7 14:11:37 | 只看该作者

浓夏杨玉环篇 六十 征召(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9-7 09:08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五十九 赐死(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 征召(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六十 征召

“师师,有人言则天皇后于唐太宗一朝为未蒙恩之内官才人,与时之太子即后之唐高宗天皇大帝之事者,语多讥讽。斯事你可知耶?”
“世有言则天皇后为未蒙恩之内官才人,与时之太子即后之唐高宗天皇大帝之事,便以嘲讽。此皆无知薄行之人也。
须知则天皇后以征召入宫,入宫时即为五品才人承旨。凡五品殿上之人。太宗一朝,中书门下之宰辅,亦不过三品也。至于唐宫之规制,才人卤簿五十人也。
有书详载之曰——
后妃命妇以下车辇卤簿
内命妇四妃九嫔婕妤美人才人卤簿(太子良娣以下同)。清道二人,青衣六人(青衣,九嫔四人,馀并二人),偏扇、团扇、方扇各十六(九嫔十四,馀并十),行障三具(九嫔以下二具),坐障二具(九嫔巳下一具,并妇人执),厌翟车(九嫔翟车,婕妤以下安车,并驾二马,驭十人,九嫔以下八),内给使十六人(九嫔十四,馀并十人),从车六乘(九嫔四,馀并三乘),繖一、大扇二(九嫔已下无大扇),团扇二(内给使执),戟六十(九嫔四十,馀并二十)。(《文献通考 卷一百十九 王礼十四 后妃命妇以下车辇卤簿》)
按唐制,皇太子妃、亲王、文武职事官四品以上,散官二品以上并长安县令、内命妇才人以上,外命妇四品以上,皆给卤簿。(《文献通考 卷一百十九 王礼十四 后妃命妇以下车辇卤簿》)
《通典》卷第一百七 礼六十七 开元礼纂类二 序例中
内命妇四妃九嫔婕妤美人才人卤簿太子良娣以下同
清道二人,青衣二人,青衣,九嫔四人,余并二人。偏扇、团扇、方扇各十六,九嫔十四,余并十。行障三具,九嫔以下二具。坐障二具,九嫔以下一具。并妇人执。厌翟车,九嫔翟车,婕妤以下安车,并驾二马。驭人十,九嫔以下八。内给使十六人,九嫔十四,余并十人。从车六乘,九嫔四,余并三乘。繖一,大扇二,九嫔以下无大扇。团扇二,内给使执戟六十。九嫔四十,余并二十。”
以上之据,可见斯唐时后宫才人卤簿五十人,斯唐宫之规制。
其中特以当言之者,乃按唐制,皇太子妃、亲王、文武职事官四品以上,散官二品以上并长安县令、内命妇才人以上,外命妇四品以上,皆给卤簿。(《文献通考 卷一百十九?王礼十四??后妃命妇以下车辇卤簿》)此之一详注,方之唐廷宰辅之方居三品,可见内官才人之对照文武职事官之品位矣。
才人之属二十七世妇,于唐初至高宗武周之朝,皆司承旨。至以玄宗之朝,改司掌序燕寝,理丝臬,以献岁功焉。此之 “掌序燕寝,理丝臬,以献岁功焉” 亦多系虚掌。若宫中之职,唐初至盛唐之才人,居二十七世妇之,然虽列位号,不依世妇之职,实掌者,承旨也。(《唐六典 卷第十二 内官宫官内侍省 内官》“才人虽列位号,不依世妇之职”)
方之所言,才人出,车驾次第之卤簿五十余人也。即于宫中便行之时,亦当处有随人侍应者。太子随人更盛。宫中之地,即帝、后之者,独对之时亦鲜。况太子、备选内官、宫官,规制大妨,何时何地能得密语之机耶?”
“师师,唐宫既复如此,何以于则天皇后为未蒙恩之内官才人,与时之太子即后之唐高宗天皇大帝之事者,历数百年,闲言皆使不断也?”
“此般闲言,皆位卑权轻,不晓宫之主位之事者。妄自猜度,言之纷纷。若此般位卑权轻、不晓宫之主位之事、妄自猜度者既众,此般闲言自亦难绝。
玄宗时于唐太宗、高宗两朝则天皇后故事不明,是唐玄宗时之百官,于那宫之规仪,亦且不能详解也。”
“此话如何说底?”
“《唐六典》谓内官、宫官,此之区分,也则罢了。以凡内官、内人未经承恩于宫之内,皆为备选。若为宫官之属,则非备选,皆若宫之带发之尼也,入宫即难出宫,又非备选之身。君王择妻妾,非出常因,皆不于宫官属人择选。此历朝宫之常规。少有例外者。至于君王赐宫官于臣子,倒是有的。此若赐备选内官、备选内人、宫人与皇子、臣子,皆为常式。
至于备选内官、备选内人于何朝承恩,为何朝嫔御之理,此甚易解。譬若朝之更革,惟承恩之人或因崩逝君王之命非承恩随嫔御之例安置或自愿为安置者。此处之“随嫔御”,譬若新旧史唐书之载武才人“随嫔御之例出家”也。若为嫔御,当为“依嫔御之例出家”也。岂唐太宗一朝所有非宫官之属之入宫之女,于唐太宗崩逝之后,皆安排了却?高宗朝所有非宫官之属之宫之女,皆高宗朝重经择选入宫者?此事焉得可能?
唐宪宗元和十五年崩(公元820年)、唐穆宗长庆四年崩(公元824年)、唐敬宗宝历二年崩(公元826年)、唐文宗大和元年即位(公元827年)。元和十五年(公元820年)至大和元年(公元827年),凡七年间,历经四朝,若所有非宫官之属之宫之女,皆改朝即经安置,改朝即重择选,宫之非宫官之属之女动辄万余、数万,且七年间,安置再择选皆经三番,每番过万人之适龄女,此可能之否?唐诗有云“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全唐诗 卷四百十 行宫(一作王建诗)元稹》)”,是可见改朝之宫之女,多留宫中也。”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字(2019-9-7,于江西九江市区)


62#
?楼主| 发表于 2019-9-13 19:53:01 | 只看该作者

浓夏杨玉环篇 六十一 初学记(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9-7 14:11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 征召(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一 初学记(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六十一 初学记

“惟《唐六典》出,于内官未加详解,后世无学之人以凡内官者皆经承恩为嫔御,以武曌于唐太宗一朝为内官才人,即已于唐太宗一朝承恩者,便是一桩笑话。
《唐六典》先,徐坚亦着《初学记》,于后宫事多所涉典。徐坚于开元十七年卒,(徐)坚长姑为(唐)太宗(徐)充容,次姑为(唐)高宗(徐)婕妤(《旧唐书 卷一百二 列传第五十二 徐坚》),皇家贵戚,于后宫事多所详知。其所着《初学记》多涉汉、魏、晋后宫故典,可为内官非皆经承恩之一解也。
所谓无论唐、后唐等、乃至本朝,非皇亲国戚,即居内殿近臣,亦多于后宫事多不明也。”
“师师,《初学记》何等样书?”
“《初学记》系唐玄宗着张说、徐坚、韦述诸学士编撰。《大唐新语 卷九 着述第十九》(唐 刘肃)“(唐)玄宗谓张说曰:“儿子等欲学缀文,须检事及看文体。《御览》之辈,部帙既大,寻讨稍难。卿与诸学士撰集要事并要文,以类相从,务取省便,令儿子等易见成就也。”说与徐坚、韦述等编此进上,诏以《初学记》为名。赐修撰学士束帛有差,其书行于代。”
旧史《唐书》云“开元十三年(公元725年),(徐坚)再迁左散骑常侍。其年,玄宗改丽正书院为集贤院,以坚为学士,副张说知院事,累封东海郡公。以修东封仪注及从升太山之功,特加光禄大夫。坚多识典故,前后修撰格式、氏族及国史等,凡七入书府,时论美之。(开元)十七年卒(公元729年),年七十馀。上深悼惜之,遣中使就家吊,内出绢布以赗之,赠太子少保,谥曰文。坚长姑为(唐)太宗(徐)充容,次姑为(唐)高宗(徐)婕妤,并有文藻。坚父子以词学着闻,议者方之汉世班氏。”(《旧唐书 卷一百二 列传第五十二 徐坚》)
徐坚生唐高宗登位初年,历高宗、武后、中宗、睿宗、玄宗五朝,又复此五朝之贵戚,故于宫中事,多所知。其着《初学记》言两汉魏晋前隋后宫事,尤者帝皇赐备选内官才人、备选内人、宫人与皇子朝臣事,多讽古意。阅《初学记》,不可不详此也。”

注:唐君王赐备选内官、备选内人、宫人与皇子、臣子之例——
《资治通鉴 卷一百八十五 唐纪一 武德元年》“先是,帝(隋炀帝)选骁健官奴数百人置玄武门,谓之给使,以备非常,待遇优厚,至以宫人赐之。”
《资治通鉴 卷二百四十五 唐纪六十一 开成元年》“李孝本二女配没右军,上(唐文宗)取之入宫。秋,七月,右拾遗魏謩上疏,以为:“陛下不迩声色,屡出宫女以配鳏夫。窃闻数月以来,教坊选试以百数,庄宅收市犹未已;又召李孝本女入宫,不避宗姓,大兴物论,臣窃惜之。昔汉光武一顾列女屏风,宋弘犹正色抗言,光武即撤之。陛下岂可不思宋弘之言,欲居光武之下乎!”上即出孝本女。擢謩为补阙,曰:“朕选市女子,以赐诸王耳。怜孝本女宗枝髫龀孤露,故收养宫中。謩于疑似之间皆能尽言,可谓爱我,不忝厥祖矣!”命中书优为制辞以赏之。”
《旧唐书 卷五十二 列传第二 后妃下 肃宗章敬皇后吴氏》“肃宗章敬皇后吴氏,坐父事没入掖庭。开元十三年,玄宗幸忠王邸,见王服御萧然,傍无媵侍,命将军高力士选掖庭宫人以赐之,而吴后在籍中。容止端丽,性多谦抑,宠遇益隆。”
《旧唐书 卷五十二 列传第二 后妃下 顺宗庄宪皇后王氏》“顺宗庄宪皇后王氏,琅邪人。曾祖思敬,试太子宾客;祖难得,赠潞州都督,封琅邪郡公;父颜,金紫光禄大夫、卫尉卿。后幼以良家子选入宫为才人,顺宗在籓时,代宗以才人赐之,时年十三。大历十三年,生宪宗皇帝,立为宣王孺人。顺宗升储,册为良娣。后言容恭谨,宫中称其德行。”
《旧唐书 卷五十七 列传第七 张长逊》“张长逊,雍州栎阳人也。…及征薛举,长逊不待命而至,以功授丰州总管,进封巴国公,赐以锦袍金甲。是时言事者以长逊久居丰州,与突厥连结;长逊惧,请入朝,拜右武候将军,徙封息国公,(唐高祖)赐以宫人、彩物千余段。”
《旧唐书 卷五十八 列传第八 长孙顺德》“长孙顺德,文德顺圣皇后之族叔也。祖澄,周秦州刺史。父恺,隋开府。顺德仕隋右勋卫,避辽东之役,逃匿于太原,深为高祖、太宗所亲委。时群盗并起,郡县各募兵为备。太宗外以讨贼为名,因令顺德与刘弘基等召募,旬月之间,众至万余人,结营于郭下,遂诛王威、高君雅等。义兵起,拜统军。从平霍邑,破临汾,下绛郡,俱有战功。寻与刘文静击屈突通于潼关,每战摧锋。及通将奔洛阳,顺德追及于桃林,执通归京师,仍略定陕县。高祖即位,拜左骁卫大将军,封薛国公。武德九年,与秦叔宝等讨建成余党于玄武门。太宗践祚,真食千二百户,特赐以宫女,每宿内省。”
《旧唐书 卷六十九 列传第十九 李君羡》“李君羡者,洺州武安人也。初为王世充骠骑,恶世充之为人,乃与其党叛而来归,太宗引为左右。从讨刘武周及王世充等,每战必单骑先锋陷阵,前后赐以宫女、马牛、黄金、杂彩,不可胜数。太宗即位,累迁华州刺史,封武连郡公。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字(2019-9-13,于江西九江市区)

63#
?楼主| 发表于 2019-9-20 20:46:42 | 只看该作者

浓夏杨玉环篇 六十二广平郡王(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9-13 19:53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一 初学记(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二 广平郡王(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六十二 广平郡王

“师师。则天皇后第一子孝敬皇帝说是永徽三年生。此事似乎——”
“似乎甚麽?”
“唐太宗皇帝贞观二十三年五月崩,守制三年之丧。如何则天皇后第一子孝敬皇帝是永徽三年生也?斯事似乎于礼制麽——”
“则天皇后第一子孝敬皇帝永徽三年生,斯事于礼制并未有不合之处也。”
“师师,此如何解得?”
“唐太宗皇帝贞观二十三年五月崩,守制三年之丧。然唐高宗皇帝为唐太宗皇帝所守三年之丧,二十五月也。此初唐之规制,亦经唐太宗皇帝崩逝之时,朝臣议定。故唐太宗皇帝贞观二十三年五月崩,至永徽二年六月,已过三年之丧二十五月也。设若唐太宗皇帝崩逝后,则天皇后以未蒙恩之承旨才人,随嫔御之例出家,至唐高宗皇帝三年之丧二十五月守制期满,复迎归宫中。至永徽二年八月初成孕,则末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按医者之所言,凡二十八日为怀胎一月计,十月怀胎者,自孕日之前之月事初历二百八十日也。永徽二年有闰九月,则末至永徽三年三月末四月初即足十月分娩。胎儿常有早产说。若永徽三年正月初分娩,即孕六月余也。胎儿凡怀胎六月约一百七十日生产,亦常有存活之例。
故唐太宗皇帝贞观二十三年五月崩,唐高宗皇帝守制三年之丧二十五月,至永徽二年六月过三年之丧二十五月之守制期。则天皇后第一子孝敬皇帝乃于永徽三年生,斯事无可怪处。全合礼制也。”
“师师,永徽二年有闰九月麽?”
“自然有之。”
“斯永徽二年有闰九月之文证极多。若例之一,《开元释教录 总括群经录上之八》沙门释法琳 大乘成业论一卷(见内典录世亲菩萨造第二出与业成就论同本永徽二年闰九月五日於大慈恩寺翻经院译沙门大乘光笔受)。
若例之二,旧史《唐书》(《旧唐书 卷四 本纪第四 高宗上》)“(永徽二年)九月癸巳,改九成宫为万年宫,废玉华宫以为佛寺。闰月辛未,颁新定律、令、格、式于天下。”
若例之三,《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九 唐纪十五》“(永徽二年九月)闰月,长孙无忌等上所删定律令式。”
若例之四,《唐会要 卷第八十八 仓及常平仓》“永徽二年闰九月六日敕。义仓据地收税。实是劳烦。宜令率户出粟。上下户五石余各有差。”
皆详载也。历历在目者。何之奇?”

“师师,又有人以则天皇后于年少之张易之张昌宗有莲花六郎之言语,以为涉于私情。师师何以为非也?”
“那则天皇后于年少之张易之张昌宗有莲花六郎之言语,不过系常人见人间俊俏郎君,言语赞得几句。斯亦世间常事。关甚麽私情?譬若官家(宋徽宗)子广平郡王(南宋高宗)今载年方十余,师师我见那广平郡王(南宋高宗)风姿俊逸。官家(宋徽宗)若问我年方十余之广平郡王(南宋高宗)如何?我赞得声“其人(广平郡王,即后之南宋高宗)风姿特秀,对之如沐春风”。难不成便系我爱怜那广平郡王(南宋高宗)不成?不过系见俊逸年少,乃有赞之之言。此言语,无关私情。若以为私之,者般讲来,人皆不得赞那年少郎了。你观那《世说新语》,赞年少郎君者何其多也。那言语讥讽则天皇后赞年少张易之张昌宗者,不过无聊轻薄之辈,万莫理会。理会得,反添了他薄面了。”
“师师,那年方十余之广平郡王(南宋高宗)当真风姿俊逸麽?”
“确是风神俊朗。”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字(2019-9-20,于江西九江市区)


64#
?楼主| 发表于 2019-9-28 08:55:14 | 只看该作者

浓夏杨玉环篇 六十三 乳母(作者:石淇文亦名石红梅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9-20 20:46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二 广平郡王(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三 乳母(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六十三 乳母

“师师,世间于有唐之朝,后宫规制,议论极多。岂有唐一朝,后宫规制究乱之否?”
“有唐一朝,内命妇、外命妇体制森然。至唐末后唐诸国,方始乱之。爰至本朝(即宋朝,即北宋),诸多乱序矣。”
“此话怎般样说得?”
“有唐一朝,内官之列,皆为备选。宫官大率若宫之带发之尼。至于外命妇者,皆无涉帝王也。此内命妇、外命妇体制森然之例证一。
《唐会要 卷三 杂录》,天佑二年九月六日。内出宣旨。乳母杨氏可赐号昭仪。乳母王氏。可封郡夫人。第二乳母先帝已封郡夫人。可准杨氏例改封。中书奏议。言乳母古无封夫人赐内职之例。近代因循。殊乖典故。昔汉顺帝以乳母宋氏为山阳君。安帝乳母王圣为野王君。当时朝议。犹或非之。惟中宗封乳母于氏为平恩郡夫人。尚食高氏为蓨国夫人。今国祚中兴。礼仪革旧。臣等商量。杨氏望赐号安圣君。王氏福圣君。第二王氏康圣君。从之。
又有
请改定乳母封号奏(天佑二年九月中书门下)
伏以奶婆杨氏等,保持夙宵,善养劳苦,且隆恩泽,以报勤劬。窃以事体参详,合陈管见。臣闻周制宫职,夫人只列三人,汉氏後宫之号,十有四位。元帝时置昭仪,位视丞相,秩比诸侯王。至於列妾,纵称夫人,亦无裂土割郡之号。以乳母郭徵卿、胡维,着保养宣帝之功,後子孙只受厚赏,而无封爵之号。且帝外祖母封博平君,非乳母之例。後汉顺帝封阿母宋氏为山阳君,则致汉阳地震。安帝时封乳母王氏为野王君,亦致地震京师。其时中正上言,亦以封爵过当,乃贻厥咎,非叶高祖山河之约。至晋室中兴,乳母阿苏有保元帝之功,赐号保帝圣君。既非爵邑,又彰其功。爰择美名,在理甚当。至高齐陆令萱,以乾阿奶授封郡君,寻乱制度。中宗神龙元年,封乳母于氏为平恩郡夫人。景龙四年,封尚食高氏为蓨国夫人,封爵之失,始自於此。後睿宗下诰封玄宗乳母莫氏为夫人,窃以中宗朝政归韦氏,睿宗朝驾蹑轩辕,当时无复纪纲,历载寖为讹弊。伏以陛下重兴宝运,再阐丕图。奉高祖太宗之旧,行往代前贤故事。克臻至道,以显中兴,庶彚提纲,众务毕举。今者进封保母为郡夫人,再至加恩,须至封国夫人。窃以妇人无爵,从夫之爵,以赏功勋则命爵。又四方多事,方注意公卿,以勋劳昭着者。室家爵邑自郡夫人。今则宣授乳母为郡夫人,加恩必及列土。朝廷大柄,以爵禄为主,命爵不定其等差,则天下之人无以为贵。以为贵功则封比砺山,荣室则爵同乳母。臣等窃意有室家者实耻之。况四海九州之内,有功劳安社稷勋贤,得不对室家惭於所命之爵?其所封乳母杨氏、王氏,臣等参详,望赐厘革。虽居湿推燥,毕彰保养之勤,但胙土分茅,且异疏封之例。况昭仪内侍燕寝,位列宫嫔;夫人则亚列妃嫱,供奉左右。窃按《仪礼》:乳母缌。以其名母,方有缌服。今则不可以嫔御之号,增荣於阿保,揆於礼文,有乖事体。宜加眷佑,当树鸿私,永示规程,以报寰宇。臣等商量:奶婆杨氏望赐号「安圣君」,奶婆王氏望赐号「福圣君」,第二奶婆王氏望赐号「康圣君」。(《全唐文 唐卷九百六十八 请改定乳母封号奏》)
是具言有唐一朝内命妇、外命妇体制,之森然也。
逮至吾之宋(指宋朝,北宋)麽,就不好说得了。”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字(2019-9-28,于江西九江市区)


65#
?楼主| 发表于 2019-10-5 08:59:43 | 只看该作者

浓夏杨玉环 六十四猫者武之象(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9-28 08:55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三 乳母(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四 猫者武之象(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六十四 猫者武之象

“师师,《集古录目》熙宁二年(公元1069年)二月欧阳文忠公(欧阳修)之子欧阳棐记《集古录目》系欧阳文忠公命其(欧阳棐)编录。《集古录目》序亦欧阳文忠公(欧阳修)撰。其《集古录目 卷五 唐 郑国夫人武氏碑》司列少常伯李安期撰,前戎卫兵曹参军殷仲容八分书。夫人名顺,字(缺一字)则,太原寿阳人。武后之妹,司卫卿贺兰安石之妻。封韩国夫人,追赠郑国,碑以乾封三年立。如何《集古录目 卷五 唐 郑国夫人武氏碑》记韩国夫人为武后之妹也?何得此误?”
“斯未为奇。韩国夫人即郑国夫人武氏碑立于唐乾封年间,距《集古录目》编撰时日过四百年矣。碑文年月为久,字迹磨糊所在难免。若碑文之“姊”字笔划之小竖笔划处有所湮灭,则“姊”字将误以为“妹”字也。故《集古录目》于韩国夫人即郑国夫人武氏碑立过四百年后,记“姊”字为“妹”。可解矣。”
“师师,虽如此说,如何可确定韩国夫人乃姊、则天皇后乃妹乎?”
“斯事有《大云经疏》为证。《大云经疏》言则天皇后应帝位之谶言时曾有“离(狸)猫为你(武曌)守四方”句云云。其《大云经疏》文内复解之曰““离(狸)猫为你(武曌)守四方”。《易》曰:离者明也。位在南方,又是中女,属神皇南面而临天下,又是文明之应也。猫者,武之象,武属圣氏也。(《敦煌宝藏 第47册 500页》敦煌写本《大云经疏》(斯六五0二号??大云经疏)“离猫为你守四方”)”《大云经疏》系为则天皇后应谶讳登帝而作。此处“位在南方,又是中女。”中女者,仲女也,次女也,第二女也。乃则天皇后行第二女之明证。
故言,韩国夫人即郑国夫人武氏行一,则天皇后行二。韩国夫人即郑国夫人武氏乃则天皇后姊。”
“师师,此《集古录目 卷五 唐 郑国夫人武氏碑》可信之否?新旧史《唐书》、《资治通鉴》皆记韩国夫人即郑国夫人武氏之夫名贺兰越石。如何《集古录目 卷五 唐 郑国夫人武氏碑》记韩国夫人即郑国夫人武氏乃司卫卿贺兰安石之妻?”
“韩国夫人即郑国夫人武氏之夫名司卫卿贺兰安石,亦还有一证,是《大唐故贺兰都督(敏之)墓志》记贺兰敏之“父安石,袭爵应山县开国男,赠卫尉卿、户部尚书、驸马都尉、韩国公。”则末此《集古录目 卷五 唐 郑国夫人武氏碑》、《大唐故贺兰都督(敏之)墓志》所记韩国夫人即郑国夫人武氏之夫名,皆司卫卿贺兰安石。可为相互之证也。”(注:《新中国出土墓志 陕西(一)上 一一三 大唐故贺兰都督(敏之)墓志 景龙三年(公元709年)八月十八日》1964年陕西咸阳市周陵乡出土《大唐故贺兰都督(敏之)墓志》记贺兰敏之“父安石,袭爵应山县开国男,赠卫尉卿、户部尚书、驸马都尉、韩国公”)”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字(2019-10-5,于江西九江市区)


66#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2 08:56:03 | 只看该作者

浓夏杨玉环篇 六十五作伪之一二(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10-5 08:59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四 猫者武之象(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五 作伪之一二(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六十五 作伪之一二

“师师,你读甚麽,无端感喟起来。”
“吾叹后人为文之作伪也。”
“何文后人作伪?”
“斯有《故德妃王氏墓志铭并序(大唐故韩国夫人王氏赠德妃墓志之铭)》(《全唐文补遗 第二辑 故德妃王氏墓志铭并序》)
故德妃王氏墓志铭并序(大唐故韩国夫人王氏赠德妃墓志之铭)
有唐韩国夫人王氏,其本太原人也。幼有容色,既笄而中选入宫。我皇御极之初,特承恩泽。禀兰蕙之芳姿,挺琼瑶之瑞质,朗澈闲澹,迥然出尘。处宠贵而益谦,持礼教以垂训。至於保恭默之道,知节俭之风,虽古之慎夫人,无以过也。而又识满盈之理,审荣辱之机。常以止足为戒,又见其班婕妤之不若也。故得侍宠十有余年,而未尝居有过之地。上将欲表其贤德,增其懿号,以光彤史,以彰茂范。无何,遘膏盲之疾,针砭药饵,靡不攻疗。风焰难驻,竟无所瘳。以咸通十一年七月十八日薨於大内,享年廿有六,赠德妃。噫!人生於天地之中,不免於襁褓者多矣。妃之寿虽不及乎中年,而早备椒房之选,承圣明之恩,捧日月之光辉,被雨露之宠渥,荣及宗族,则一日为足矣,而况炫耀於十年之间者哉。一朝奄然,亦又何恨。孕贵子三人:长曰昌宁公主,次曰七郎,次曰八郎,皆婉顺聪晤,生知孝谨,圣上念深令淑,痛轸宸衷,乃命有司,卜用咸通十二年正月甘五日,俾高品王从肄监护,葬於京兆府万年县崇道乡夏侯村,礼也。呜呼!蕣华方秀,忽败於严霜;桃萼正春,遽凋於急景。雀钗遗耀,象簟生尘,乃出嫔御於壶 帷,设奠酹於阡陌。大备送终之礼,将安永诀之□。复命词臣,纪其令德,俾刻贞石,用光泉台。铭曰:
天付芳规,神资淑质,德被闺壶,庆连云日。貌掩瑶华,恩崇桂室,兰含异芳,不如椿年。珠为至宝,或沉下泉,未及中寿,俄随逝川,幽穸一闭,神其安焉。(《全唐文补遗 第二辑 故德妃王氏墓志铭并序》)
须知唐懿宗生数子。德妃封号,居内官一品。葬之为文,自有之。安可能于墓志铭序之官家文字上曰大唐故韩国夫人王氏赠德妃孕贵子三人:长曰昌宁公主,次曰七郎,次曰八郎。称帝皇子七郎、八郎。观历代之官家正式墓铭,亦无称皇子曰“七郎、八郎”之不伦不类言语也。官家(官家之称,其一若称帝皇。其二称官之属也。)若解得为此文字,真非中书门下,是愚痴稚子初学属文也。此《故德妃王氏墓志铭并序(大唐故韩国夫人王氏赠德妃墓志之铭)》文必后人伪托。其言德妃王氏先以韩国夫人得封,亦为谎。唐之史书从无有记韩国夫人王氏赠德妃之事者。
又有伪《故楚国夫人赠贵妃杨氏墓铭并序》(《全唐文补遗》第三辑 二五八页)
故楚国夫人赠贵妃杨氏墓铭并序(节选)
维咸通六年岁次乙酉四月辛亥朔十九日己巳,楚国夫人杨氏薨于大内,享年三十有二。皇帝(唐懿宗)震悼,不视朝者一日,越翌日,赠贵妃。以其年七月廿三日,葬于万年县崇道乡夏侯村,礼也。……(《全唐文补遗 第三辑 故楚国夫人赠贵妃杨氏墓铭并序》 二五八页)
此伪《故楚国夫人赠贵妃杨氏墓铭并序》开篇乃言“楚国夫人杨氏薨于大内,享年三十有二,皇帝(唐懿宗)震悼,不视朝者一日,越翌日,赠贵妃。”此真农家所言,非学士之为文者之言也。相关唐之史书亦从未载贵妃杨氏曾封楚国夫人。”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字(2019-10-12,于江西九江市区)


67#
?楼主| 发表于 7?天前 | 只看该作者

浓夏杨玉环篇 六十六 作伪之三(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10-12 08:56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五 作伪之一二(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六 作伪之三(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六十六 作伪之三
“至于伪称宣宗亲为文之《故南安郡夫人赠才人仇氏墓志铭并序 御制》《唐代墓志汇编 大中○五五 故南安郡夫人赠才人仇氏墓志铭并序 御制2291页》)
故南安郡夫人赠才人仇氏墓志铭并序 御制
周官天子立六宫,始有三夫人之位。汉因秦制,内职叙夫人之班,魏晋以还,多遵故事,所以昭显妇顺,明章内治,必用德授,以为教先,斯则关雎鹊巢之本,国风王化之端也。南安郡夫人赠才人姓仇氏,爰自牧香之后,率多闻人,由本部疏封,锡汤沐之邑,初以才貌,选充后宫。吾擢居宠遇,行止侍随,贞孝罕俦,懿范殊古,尔仪标九嫔,行备四德,含徵挺烈,执柔处谦,玉洁而朝霞共鲜,兰薰而月桂争馥。而又婉嬺顺意,幽闲持心,深诫繁华,偏兹窈窕。暨钓筐奉职,褕翟荣身,不以渥恩自矜,不以贵秩自满。雀钗成礼,膺晋代之规模,象簟称奇,鄙汉时之侈丽。故能令则列于彤管,善誉溢于椒涂,蕴是芳猷,着为则躅。彼卫宫知德,远察轮辕之音,齐孟堕车,不忘环佩之响,方兹蔑如也。既蹈淑慎,宜登遐延,美蘩沚之前修,叹蕣英之遽夭,期享寿之龄年,固辅佐之多岁。岂料秾华二纪,膏肓忽侵,未涉踰旬,蓐祸斯至。悲降年不永,难驻蕙风,嗟悼已深,念不及矣。呜呼,弱女尚,一男才生,付托而谁,弃之何速?吾(唐宣宗)怀伤叹,加以涕零,感想恸之,哀尔长往。以大中五年五月十八日,殁于宫中,时年廿四。呜戏!尔生于华宗,被此显秩,存有懿德,殁有殊荣,可谓无恨于初终矣。以其年八月四日,葬于京兆府万年县崇道乡只道里。铭曰:
仇氏簪缨,蝉联在昔,乃生蕙质,来备宫职。阅史何箴,披图比德,嘉此韶茂,隆于典则。旄旗洛浦,云雨阳台,帝庭蹔住,仙客终回。秘殿长别,新阡逈开,百龄共尽,万古同哀。垅树行兮宿草生,春风罢兮秋月明,年来兮岁往,留闺范于松铭。《唐代墓志汇编 大中○五五 故南安郡夫人赠才人仇氏墓志铭并序 御制2291页》)
仇氏赠才人之位,文中哀悼之言,有“呜呼,弱女尚,一男才生,付托而谁,弃之何速?吾(唐宣宗)怀伤叹,加以涕零”之句。
然焉有帝王之家,帝王尚在,称卒逝之人所生一女、一子付托而谁者。况帝王属御制墓志铭,不自称乎“朕”,而自称乎“吾”焉有若是之理?此称御制故南安郡夫人赠才人仇氏墓志铭必伪也。况相关唐之史书亦从未载才人仇氏曾封南安郡夫人。
如前所言,此三者,其之一,《故德妃王氏墓志铭并序(大唐故韩国夫人王氏赠德妃墓志之铭)安可能于墓志铭序之官家文字上言大唐故韩国夫人王氏(赠德妃)孕贵子三人:长曰昌宁公主,次曰七郎,次曰八郎。称帝皇子七郎、八郎。观历代之官家正式墓铭,亦无称皇子曰“七郎、八郎”之不伦不类言语也。其言德妃王氏先以韩国夫人得封,亦为谎也。相关唐之史书从无有记韩国夫人王氏赠德妃之事者。
其之二,《故南安郡夫人赠才人仇氏墓志铭》,然焉有帝王之家,帝王尚在,称卒逝之人所生一女、一子付托而谁者。况帝王属御制墓志铭,不自称乎“朕”,而自称乎“吾”。焉有若是之理?此称御制故南安郡夫人赠才人仇氏墓志铭必伪也。况相关唐之史书亦从未载才人仇氏曾封南安郡夫人。
其之三。《故楚国夫人赠贵妃杨氏墓铭并序》言“楚国夫人杨氏薨于大内,享年三十有二,皇帝(唐懿宗)震悼,不视朝者一日,越翌日,赠贵妃。”此真农家所言,非学士之为文者之言也。相关唐之史书亦从未载贵妃杨氏曾封楚国夫人。
此三者墓铭《故德妃王氏墓志铭并序(大唐故韩国夫人王氏赠德妃墓志之铭)《故南安郡夫人赠才人仇氏墓志铭》《故楚国夫人赠贵妃杨氏墓铭并序》为文属意,片段之者,皆有非内朝为文者之所文之体之言也。
故曰,此三墓铭皆为伪也。
“师师,哪里作得那般多的伪。”
“此又何奇。历朝作伪,皆不鲜见。亦所谓司空见惯浑闲事者也。”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字(2019-10-19,于江西九江市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det365最快检测中心_det365娱乐_皇冠det365可靠吗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9-10-26 10:08开元棋牌唯一官网 , Processed in 0.026390 second(s), 6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